评论




蜂针疗法是我国传统医学的一个分支,与中医学、中药学紧密结合,形成了独特的风格,显示了卓越的疗效,再传统医学中表现出强大的生命活力而受到人们的重视。



蜂针是由蜜蜂中的工蜂产卵器特化而成。蜂针螫刺入人体后即排出蜂针液(蜂毒),使机体产生各种反应。蜂产品主要有蜂蜜、蜂王浆、蜂花粉、蜂胶、蜂蜡、蜂毒、蜂房、蜂尸体、蜂幼虫、蜂蛹、蜂王胎等,均被人们用来保健和防治疾病。


根据1983年在中国山东莱阳市北泊子和临驹县山旺发掘出土的蜜蜂化石,考证在中国东部,2000万年前就已经有蜜蜂的存在了。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科学家在美国新泽西发现的一块琥珀中,发现一只保存完好的属于8000万年前的蜜蜂。所以昆虫学家推测,最原始的蜜蜂一定生存在比8000万年更早的时期。


人类从蜂巢中取蜜,难免会被蜂螫刺。蜂刺后虽然有许多反应,但有时机体的多种疾病也随之消失。因此人们在有病痛后,自觉进行适当的蜂刺,既想达到治疗病痛的目的,又要减少蜂刺与蜂毒的不良反应,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蜂针疗法。据考证,中国最早大约在东周时期(公元前770~公元前265年)就有人有意识地运用蜂针进行预防和治疗疾病。几乎是在同一时期,中东也出现了蜂针疗法。国外有学者认为蜂针疗法的出现时间可能与养蜂者出现的时间几乎一致。


人类对蜂针疗法的认识是从蜂螫人后,无意中疾病好转开始,从而产生了以毒攻毒的思想。中国古代的蜂毒疗法基本上都用蜂针螫刺,由此对蜂刺和蜂毒有了初步的认识。我国古诗总集《诗经周颂·小毖》中记载:“莫予并蜂,自求辛螫”,劝告人们不要惹蜂而遭螫。《左传·卷十一》(公元前638年)记有“蜂趸有毒”。


中国养蜂历史悠久,已有三千多年。早在公元前770年的东周时期,人们就开始用蜂螫治病。在蜂螫刺后,原有的痛症不翼而飞,从此人们就有意用蜂针开始治疗,故此用蜂针治疗疾病在民间广为流传。还有人将蜂螫器官用作药灸。


在我国现存最早的医学专著《黄帝内经》中记载了蜂疗法。我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公元前2~1世纪),收录了365味药材,将蜂蜜、蜂子和蜂蜡即(蜂王胎)列为上品,并提出“蜂蜜味甘,平,主心腹邪气,诸惊痫痓,安五藏诸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能除恶疾,除百病,和百药。久服志强身轻,不饥不老,延年”等论述。


1972年,在甘肃省武威县东汉墓中出土了92枚竹简牍医书《治百病方》。这批东汉早期墓葬品是1900多年前(公元25~58年)的遗物。其中可辨认的约有36种医方,介绍的多种丸剂是用白蜜调合药粉制成的。蜜丸迄今仍然是最常用的丸剂。武威医简中有多处介绍治疗咳嗽的蜜丸方和汤剂。


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3号汉墓中,有公元前2世纪的古方书《五十二病方》,其中有两处用蜂蜇,一处用蜂蜜治病的配方。


汉代医圣张仲景在《伤寒论》中,记有世界最早的栓剂处方“蜜煎导方”,用来治疗虚弱病人的便秘。还在《金匮要略》中以“甘草粉蜜汤”治“蛔腹痛”。


晋代葛洪(284~363年)善用蜂蜜治疗烫伤和腿疾。


南北朝时期,陶弘景(452~536年)用蜂蜜等蜂产品美容和保健,“年逾80而壮年”。


姚僧垣(499~553年)在医方中提出以蜂蜡配合猪肝和蛤粉可治疗夜盲症。现代医学证实夜盲症是因机体缺少维生素A所致,而猪肝和蜂蜡皆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每100g蜂蜡含维生素A约4000单位。


百岁名医甄权(541~643年)认为蜂蜜是滋补剂,常服有益于身体健康。他在《药性论》中记有“蜂蜜常服面如红花”,“治口疮蜜浸大青叶含之”,“治瘁心痛及赤白痢,当做浆倾服一碗止,又姜汁蜜各一合,水和顿服之”。他还用生姜汁和蜂蜜治疗痢疾。


著名医药学家孙思邈(581~682年)用蜂蜜治咳嗽、气喘、抗衰老,并作为自我保健的常用药品,他享年102岁。他提出治疗咳嗽的处方为:生姜1000g榨出姜汁,架蜂蜜500g煎成浓膏。如兼有气喘症,在上述处方中可加杏仁。


明代李时珍(1518~1593年)著《本草纲目》,详细记载了蜂产品的治病处方。


名医孙一奎(1522~1618年)在所著书中收集了民间用蜜蜂成虫治病的验方,其中有用蜜蜂治疗淋巴腺结核的两个验方。


方以智(1611~1671年)的《物理小识》卷五记载“药蜂针”的配方与用法:“取黄蜂之尾针,合硫炼,加水麝为药,置疮疡之头,以火点而灸之。先以湿纸覆疮疡,其易干者,即疮之顶也”。此书记录了“蜂药针”的配方和用法,为蜂毒疗法外治法的先河之一。


邝蟠于弘治七年(1494年)编写的《便民图粟》汇编了民间应用蜂蜜治病的处方和加工蜂蜜的方法。


清初名医喻昌(1585~1652年)在所著医书中记载有用蜂蜜、牛酥、杏仁配制的医治咳嗽的处方。


现代中医中药的专著、辞典有《中药大辞典》、《中医大辞典》、《中药大全》、《中草药大成》、《名医名方大全》、《新编药物学》、《中国药典》等医药书籍中,也对蜂毒及蜂产品的药性、药理及临床应用等作了详细的记载。对蜂疗的研究有了新的发展,取得了新的成果,特别是蜂针疗法发展比较快。


中国养蜂学会蜂疗专业委员会、中国蜂产品协会蜂疗保健专业委员会、中国蜂疗学会相继成立。1993年卫生部所属的中华预防医学会专门成立了蜂疗保健学组,还召开了多届全国中医蜂疗学术大会。以上组织在我国及世界多个国家举办了多次世界蜂疗学术研讨会。我国先后创办了多种全国性的与蜂疗、蜂产品相关的学术期刊和报纸,如《中国养蜂》、《蜜蜂杂志》、《湖北养蜂》、《养蜂科技》、《中国蜂产品报》等,繁荣了学术交流。近些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展,39蜂疗网(www.39fengliao.com)孕育而生,通过互联网行业媒体的专业普及推广,促进了我国蜂行业的兴旺发展。今天,蜂针特色疗法已经成为世界关注的热点。


我国的蜂疗从业者,从普通养蜂人到专家教授,都像蜜蜂一样在默默地耕耘,为中医蜂疗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广州中医药大学有开“蜜蜂与人类健康”选修课,每年二期班,面对本校大学生。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及第二附属医院门诊都有进行蜂针疗法,其他有诸多的医院中有蜂针治疗。在教学实践中,广州中医药大学许多本科生、研究生、留学生等进行了蜂针疗法的研究。


湖南陈伟长期从事蜂针疗法,积累了几十年的经验,著有《蜂针疗法》(1990年出版)。陈阐述了130多个蜂疗作用点的机制,介绍了蜂治疗面神经炎、枕神经痛、脑血管神经性头痛、臂神经痛、肩周炎、三叉神经痛、风湿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等病。南京药学院主编的《药材学》(1990年出版)比较详细地记载了蜂毒和蜂针的医疗功效和方法。房柱、张碧秋长期从事蜂疗的研究,成绩卓著,著有《中国蜂针疗法》(1993年出版),是蜂针治疗的专著,论述全面,特别是对蜂针与经络全息论作了详细的论述。《中医蜂疗学》也有详细论述蜂产品的起源与作用,介绍了80余种常见病症的辨证论治方法,开创了我国传统医学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范例,对中医蜂疗理论、蜂疗保健学、预防医学、临床医学和康复医学均有启迪和补充作用。葛凤晨、孙哲贤主编了《蜂毒疗法》,2000年由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以西医病名方式阐述了蜂毒对各病的治疗。李万瑶(广州中医药大学教授)主编了《蜂毒疗法》,2002年1月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阐述了蜂毒治疗的规律及方法,以中医病名为主的蜂针治疗;另外还主编了《蜂针疗法》人民卫生出版社、《蜂刺疗法》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以及主编了卫生部医学视听教材《蜂针疗法及其应用》人民卫生电子音像出版社2010.7.出版。陈恕仁(南方医科大学教授)主编了《蜂针疗法》教学录像带、VCD教学光盘,生动想尽地描述了蜂针的治疗原理及各种治疗方法。甘家铭(原《蜜蜂杂志》主编)主编了“蜂疗挂图”(2002年出版),汇集了蜂产品及蜂针疗法等多种防治方法,图文并茂,形象生动、直观地展现了蜜蜂的多种用途及人们养蜂的情形等。


在国外,蜂针疗法也有着悠久的历史。蜂螫治疗在欧美流传较广。古希腊科学家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在他的动物学著作中论述了蜜蜂和黄蜂有螫刺。1700多年前,古罗马医学家盖伦记述了蜂毒有止痛等多种用途。俄国沙皇伊凡雷帝曾经用蜂螫治疗痛风性关节炎。维也纳医师特尔什(1880年)等人先后发表过蜂毒治疗风湿病的论文。1897年布拉格大学郎格教授报告了蜂毒的化学成分和药理作用。1899年俄国留巴尔斯基发表论文《蜂毒是种治疗剂》。1935年美国贝克博士撰写了《蜂毒疗法》。1941年苏联阿尔捷莫夫教授出版了《蜂毒生物学作用和医疗应用》一书,使蜂毒治疗进一步得到发展。帕特·瓦格纳使用“蜂毒疗法”来治疗多样硬化症,她认为蜂毒可以部分缓解多样硬化症造成的肢体麻木和肌无力。


许多国家都非常重视蜂毒疗法。在印度、日本、中国先后召开了多届国际蜂疗学术研讨会,使蜂毒疗法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交流。保加利亚、韩国、罗马尼亚、以色列、巴西、日本等过均有医师在使用蜂毒疗法。在美国,一些注册医师也开始接受蜂毒疗法。


对于要进行蜂疗的人除了利用相关教材学习蜂针疗法及医疗知识之外,从事蜂针治疗者还需与时俱进,利用网络进行知识更新。


微信

微博

Qzone

全部评论()

评论

蜂针疗法——发展简史

111

11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