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谢素君 曹喜俊 徐长琼 李万瑶△
(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广州,510405)


Discussion of Various Live Bee Acupuncture Analgesia Method
Xie Su-jun, Cao Xi-jun, Xu Chang-qiong, Li Wan-yao1
(Guang 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Guangzhou 510405,China)
Abstract Objective:Bee therapy has a good effect on many diseases, but bee needle pain which patients feared for, thus limiting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ee therapy. This article introduces eight kinds of method to reduce pain with bee therapy. Bee needle scattered needling method and prick method is the most commonly used methods, followed by: Frozen acupoint therapy, acupoint stimulus method: such as Chuai acupuncture point, static induction method; use of local anesthetics; injection or coated; apitherapy analgesic instrument, reduction, live stingers method and special part of eight different methods to achieve painless treatment.
Key words: Bee therapy;Scattered needling method;swift pricking method;Pain relief method

活蜂治疗是中国常用的民间治疗方法之一,早在90年代,有人发现蜂疗对多种疑难杂症尤其是痛证、风湿免疫类疾病有良好的效果。 过近30年蜂针疗法病症谱的文献研究后,发现蜂针治疗常见病种为痛症,包括颈椎病(神经根型)、肩周炎、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肌筋膜疼痛、慢性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症、骨质增生、中风后遗症以及癌肿导致的疼痛均有良好效果。对于风湿性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和骨性关节炎,蜂针有显著优势。

蜂针疗法治疗癌症的疼痛也有显著的效果,彭氏在观察蜂针疗法治疗癌症中度疼痛比西药治疗止痛效果好,且不良反应发生少,严氏在临床实践中表明,利用蜂毒治疗癌症不仅可以控制肿瘤的生长、缓解症状,而且针对癌性疼痛这一主要问题有显著疗效。

蜂针的有效性不但在痛症、风湿免疫类疾病止痛方面有良好效果,在特殊人群也有作用,如小儿的上呼吸道感染、免疫调节异常如哮喘、变异性鼻炎,消化道功能调节异常如厌食、泌尿系统调节异常如遗尿等。如成氏运用蜂针配合中药治疗儿童过敏性咳嗽的临床观察,证明蜂针对免疫调节也起到良好的治疗作用。在治疗小儿遗尿,蜂针与中药对照,也有较好疗效。

有医者曾对蜂针刺法、用蜂量等进行过探讨,但在临床治疗中发现活蜂的治疗效果虽好,可大多用活蜂直刺法往往会出现表皮疼痛,这种痛有时是剧痛,难以忍受。即使疼痛的时间短暂(如同青霉素皮试的痛感,而且仅维持1min左右),这却限制了蜂针治疗的接受度。很多人虽然知道蜂针疗法有效果,但畏惧蜂针后所产生的疼痛,从而不敢进行蜂针。有人尝试活蜂针直刺后,由于忍受不了这一过性的剧痛,对蜂针疗法闻之却步,感之畏针。

在长期的蜂针实践中,有人研究了一些无痛或减痛的蜂针法,如朱氏的减轻蜂针疼痛十法 (总结了心理止痛法等非蜂针刺法方法),自然止痛及物理止痛法等。但在探讨单纯活蜂的无痛蜂针疗法方面,近20年以来,计算机以“蜂针”、“无痛”为主题词,检索中国生物医学光盘数据库CBM(1979~2016),中文科技期刊全文数据库(VIP)(1994~2016),中国知网CNKI(1994~2016),结果查出文献共1篇 (针灸配合蜂针联合治疗的案例探讨,并非蜂刺法的总结),书籍1本(成氏的蜂针无痛法的描述主要以活蜂的速刺速拔为主,未总结罗列其他活蜂无痛刺法)。因此,从单纯使用活蜂的蜂针治疗手法角度,我们将无痛蜂刺法操作要点总结如下:

1.蜂针散刺治疗法

散刺是最常见的无痛蜂针疗法,在韩国、日本、台湾、香港许多国家与地方是采取这种治疗方法。早在90年代初,陈氏已经应用蜂针散刺法治疗功能性阳萎100多例,有效率达93.2%,认为蜂针是一种符合简、便、廉、验原则的好方法。散刺,即将蜂尾刺用细钳子拔出,再将钳子上的独立的蜂刺在穴位上进行散刺(见图1);这种方法易被接受,但要求施术者拔针快而准确。另一种方法是抓好半截蜂尾部,直接多点散刺(见图2)。但这必须掌握技术,控制深度,否则就易变直刺留在穴位上,导致疼痛。

散刺法可以由操作者控制针的深浅,在一点留针的时间长则刺入较深,反之则浅。判断蜂针是否有效的刺激:

一看与皮肤的接触面,有无随针的起伏状;

二是蜂针者的手感,有吸拔感则为有效。针完后皮肤也可出现潮红色。

散刺而减毒刺激法是:在拔出蜂刺后将蜂刺先在其他某物上,如能吸水的纸或布上让蜂毒液消减一部分再进行蜂刺。此法用于初期治疗者,可减少蜂针的过敏反应。

2.点刺蜂针治疗法

此法分两种,有直接、间接刺的方法。都是先让蜂自然螫刺,再取出蜂刺:

2.1 直接蜂针速刺速拔法(图3):这是先让蜂直接点刺在皮肤上,再迅速拔出刺,也是用即刺即拔法。无痛程度取决于拔刺快慢技术,拔的越快越无疼痛感。此无痛蜂针法往往在患者未反应过来就已经取出了蜂刺。如能紧贴皮肤取刺,尚可以如散刺法,蜂针多点的刺激。这种方法主要必须动作快,如动作太慢,则患者就可能感觉到疼痛。常用于儿童与畏痛者。

图3 直接蜂针速刺速拔法

2.2 间接蜂针速刺速拔法(图4):此法也称为移刺减毒蜂针法。即将蜂针先在其他物上直刺后,再将蜂针刺从该物提出转而刺到穴位上的刺激法。可进行局部的散刺或点刺。此法要求拔刺时要垂直蜂针刺,否则由于蜂刺比较脆弱,易折难入,稍折就达不到蜂针刺激的作用了。

图4 间接蜂针速刺速拔法

3.冷冻穴位治疗法

蜂针治疗是对经络穴位进行刺激。在70年代,有研究者开始对思考局部的冷冻对经络感传的影响,使用冰袋降低局部组织温度,结果发现要使被冷冻穴位出现感传阻滞,必须经过一定的时间,引起这一现象的温度大约在22℃左右。1992年,周氏对冷冻止痛机理进行研究,发现实验对象家兔的坐骨神经在-20℃冷冻,神经形态与功能无明显变化,但在-60℃冷冻,神经开始变性,传导功能丧失,神经可以通过自身代谢修复,但一旦低于-140℃神经坏死,胶原纤维增生,部分基膜破坏,神经形态与功能不能完全修复。这个结果解释了临床深低温冷冻止痛效果好的原因以及冷冻止痛的有效安全温度。故利用在治疗穴位上降温可以让蜂针痛减轻。

3.1 自然物理冷冻止痛法:这是个简便而又有效的方法,先在要蜂针的部位进行冷冻,再进行治疗;即在施术部位先敷冰块,冰冷物等。冷冻往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起效。冷冻可使末梢神经受到阻滞,皮肤麻木,患者感觉迟钝。但一般来说较耗时与麻烦。

3.2 冷冻喷剂使用。复方氯乙烷气雾剂,氯乙烷具有冷冻麻醉作用,从而使局部产生快速镇痛效果。在蜂针前,局部先将气雾剂喷涂,再行蜂针,局部冷冻后感觉会迟钝从而达到无痛的目的。

4.中医穴位刺激法:

用传统中医的针刺穴位施术法,这些疗法可减轻疼痛,但一般难以达到完全无痛。具体方法有三种:

4.1 揣穴循按法。揣穴法是针灸穴位定位的方法及辅助手法之一,用手指在穴位上揣按,即手拇指或食中指,在穴位上用力按压,或揉切,使局部气血通畅。《针灸大成》的下针八法的第一种曰:“揣,揣而寻之,凡点穴,以手揣摸其处,……其肉厚薄,或伸或屈,或平或直,以法取之。按而正之,以大指爪切其穴,于中庶得进退,方有准也”。循按是其关键的操作,一方面找准穴位,其次也是可以减痛的方法之一,还可在蜂针前后用捏法。这种疗法可减轻疼痛,但一般难以达到完全无痛。

4.2 入静诱导法。入静诱导法即导引练功者入静的方法,或心理调适法引入蜂针治疗中。即用入静法杂谈、或心理开导,或转移注意力与调呼吸等方法融为一体实现放松,将调息与意念结合起来诱导入静。庄氏把100例健康少年儿童随机分为入静诱导组和对照组两组,入静诱导组进行静坐闭眼、排除杂念,、肌肉放松,然后默数自己的呼吸约50次,让受试者仔细体会压穴处的“动态”感觉,并用手指指出这种感觉的变动部位。结果表明入静诱导组近50%的受试对象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循经感传现象,与对照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虽然,有语言的暗示法入静诱导结合呼吸的调整,让患者不感觉蜂针的疼痛。但此法最好配合散刺等法,否则如直刺又留针时难免还会有些疼痛感。

4.3 针刺穴位麻醉法。利用针麻技术进行蜂针疗法。针麻的技术较多,如用毫针刺激,可围刺,可按辨证选穴刺,但针刺本身会有些疼痛,而且针麻也存在镇痛不全、个体差异等问题。如用指压代毫针刺激,类似循按法,易被患者接受,但也未必会完全无痛。

5.局麻药使用法

局部麻药使用法,有两种:

5.1 局部麻药注射法:局部麻醉法是应用局部麻醉药暂时阻断身体某一区域的神经传导而产生麻醉作用,此法是用无痛局部浸润麻醉技术,通过在要蜂针治疗的局部注射麻醉药,让其感觉神经被阻滞,使局部痛感消失或抑制减弱。常用的局麻药有酰胺类如利多卡因、布比卡因等,或酯类如普鲁卡因,后者的毒性大易过敏,且效能较前者差。将局麻药注入蜂针的部位的组织内让其在皮肤浸润即可止痛。

5.2 外用局部麻醉药止痛法。目前常用的贴敷法,多为利多卡因成分,也有“芬太尼透皮贴剂”。一些常用的外用麻药止痛制剂,如复方利多卡因乳膏:其剂型有乳膏状,贴敷状等种类的。其作用是:通过在表皮的痛觉感受器和神经末稍处让利多卡因和丙胺卡因释放积聚而达到局部皮肤麻醉的作用。利用药物阻滞神经冲动的产生和传导所需的离子流从而起到稳定神经细胞膜,产生局部麻醉作用。此类局麻药尚有喷剂等剂型。这些都有表皮止痛与麻醉的作用。

这种外用方法是外用通过皮肤渗透入的局麻法,由于皮肤吸收作用慢而有限,因此止痛效果要等皮肤吸收完全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起效。如贴敷药至少要30分钟才开始有一些效果。而且蜂针的疼痛是一种很特殊的疼痛,非一般药物能阻滞。目前尚未见有中药外涂法进行表皮止痛的理想中草药及其制剂,民间的经验较多,但并不能达到完全无痛的目的。

6.无痛式的蜂疗止痛仪的使用

蜂疗止痛仪,是利用超导冷冻镇痛的原理进行止痛。因其工作电压为直流6V,故使用安全。在中国蜂疗保健网上有使用该仪器作用介绍。方法是仅将仪器方形探头放在要刺部位的皮肤上,它快捷的即在30~50秒内即可完成刺激,并在其刺激区内可以达到蜂刺无痛,患者往往乐意接受。其特点是镇痛起效快,消失也快,非常符合蜂针治疗的止痛。虽然局部止痛效果很快就消失,但是对于蜂针疼痛来说,只有初期的1分钟左右是剧痛的,过后虽有疼痛但基本都可以忍受了。因此该仪器促进了无痛蜂针技术向前发展。

7.还原活蜂刺法

7.1 惜蜂治疗法。也属于蜂针浅刺的范围,即抓起活蜂时,用另外一个圆形钳护着蜂刺仅让蜂刺刚能接触皮肤而不深入,同时圆形护蜂钳将蜂刺连蜂一起拔出,让蜂刺不至于残留在被刺皮肤上。既可以保持活蜂,又可以进行蜂疗,只是所进的蜂针液量有限,往往也是用多只蜂来弥补此不足。

7.2 隔物蜂直刺法。在要螫刺的部位垫上一定薄的物体,如衣布、胶皮等物让蜂刺能穿过垫物而刺到皮肤。此法刺不深,可免除疼痛。同时还可以随垫物将蜂提起有助它拔出蜂刺而复原放飞。

以上方法,虽然刺入人体内的蜂毒量没有直刺的蜂毒量多,但是可用多一些蜂针来弥补蜂毒量。

8.特殊区域的无痛蜂针。

8.1 常蜂针处进行蜂针而无痛。因为蜂针本身有很强的止痛消炎作用,所以有些老蜂农误说,是因为蜂针久了就不痛了。实际是因为蜂针后局部会有多种反应,其中有阿瑟氏反应,长期在同一处蜂针,则局部会出现黑班,硬块,硬壳状,而再在此种部位蜂针,必然局部麻木,痛感迟钝或消失。

8.2 瘢痕之处无痛感。瘢痕是人体结缔纤维组织代替身体正常皮肤及皮下组织,往往是外伤,发炎,烧伤等所致,其形成是肉芽组织逐渐纤维化的过程。大量胶原纤维填充,玻璃样变,纤维细胞少,血管、敏感神经缺失,故蜂针刺激后痛感也少,瘢痕组织中均有神经末梢分布,但分布较凌乱,或簇拥成丛,或散在孤立。

综上所述,蜂针效果虽然好,但是如何用上述的无痛或减痛刺激法进行蜂针治疗,让患者能顺利地接受蜂疗尤其重要。对于畏痛者这些方法都为适用,首先要能让患者接受蜂针疗法,其次才能讲究疗效。当然目前可应用蜂毒治疗,但蜂毒的作用与活蜂刺激效果的差异性尚待进一步研究。


微信

微博

Qzone

全部评论()

评论

各种活蜂无痛刺法技术要点分析

111

11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