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陈瑜  孙红兵
(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大连沙河口星海蜂疗诊所)


随着科学的发展和人们对于中医药认识的逐步深入,蜂疗的功能和价值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认可,甚至在韩国、俄罗斯、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地也日益深入人心。首先,蜂疗具有实用性。临床经验证明,它可以治愈和治疗多种疾病,甚至是西医西药无法治疗的疾病,是对当前全科治疗先进理念的具体实践。其次,蜂疗具有安全性。它是一种生物疗法,毒、副作用小。再则,蜂疗具有治疗疾病的长效性和稳定性。因此,它受到越来越多人群的信任和使用是必然的。

近几年来,蜂疗诊所如雨后春笋,充满了活力。正是由于发展的速度太快,难免鱼目混珠、良莠不齐。不少人对于蜂疗的治病机理、蜂疗治病的操作方法等问题没有认真地学习、研究,不规范的操作屡有发生,严重的时候还造成了不良的后果,对蜂疗的发展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普及、推广和规范蜂疗治病的技术与方法,我们专家组责无旁贷。

本文结合实际的病例,详细地说明了蜂疗的机理和治病操作方法,便于理解和使用。

一、蜂刺疗法的治疗方法

笔者在三十余年的实践中,更深刻体会到要想用“蜂刺疗法”来治疗疾病,除了诊断好病情,针对疾病选准作用点和穴位外,还必须首先做好以下四方面准备,其次要按八步进行操作。

先做好四个方面的准备工作:

(一)选择好内勤蜜蜂备用。

(二)准备好抗过敏药品。

(三)准备好几把镊子泡在消毒水中。

(四)准备好用75%酒精浸泡的棉球。

其次分以下八步才能完成治疗过程:

(一)选穴:诊断好病情后选择作用点或穴位。

(二)消毒:用镊子夹一块酒精棉球在选好的作用点或穴位上从里向外进行消毒。

(三)捉蜂:用镊子夹住一只蜜蜂。

(四)蜇刺:用其尾部对准作用点蜇刺。

(五)去蜂:但看见蜜蜂蜇针全部进入人体皮内后把蜜蜂拿走。

(六)留针:蜇针进入皮肤后,毒囊继续一缩一张有节奏的活动。

(七)去针:等毒囊活动停止,再用镊子把毒囊夹紧把余毒挤入人体内,拔掉蜇针。

(八)验针:检查蜇针是否完整,如果不完整,应该把体表的蜇针继续拔干净。

只有这样正确地操作才能使“蜂刺疗法”达到最佳治疗效果。

二、蜂刺疗法的治病机理

现在利用任何方法来治疗疾病,都要了解这种方法治疗疾病的机理,什么是“治病的机理”,就是患者常说的“为什么能治病”。笔者认为要发展“蜂刺疗法”就要让患者了解“蜂刺疗法”的治病的机理,患者了解后才会选择这种疗法来治疗疾病,才会有信心采用它坚持治疗疾病。下面是笔者的初步认识,并利用病例来进一步说明。供同行们参考。

1、蜂毒的物理作用

    现代医学认为,机体的系统、器官、组织遇到各种疼痛刺激,同时疼痛刺激通过神经反射弧的作用,在中枢神经系统高级部位——大脑皮质支配区建立起一个兴奋灶,这个兴奋灶称为疾病兴奋灶,当蜂毒通过螫针经作用点或穴位进入体内后,痛、肿、痒的作用直接反射到中枢神经系统,在疾病兴奋灶旁建立一个新的兴奋灶,也就是疾病的“抑制灶”。蜂毒不断的刺激(12-40天)疼痛兴奋灶就受到抑制,疼痛的时间越长,这个兴奋灶就越牢固,而痛的时间越短,这个疼痛兴奋灶就越不易建立起来,同时治疗时也越短,疾病也容易被攻破。当蜂毒的“抑制灶”取代了疾病兴奋灶后,就切断了恶性循环,神经中枢的活动就恢复正常[1]。

就现代生活来看腰间盘突出症这个病例是临床常见多见疑难病症,尤其是青壮年。我们就以这个病例为例,也就是腰间盘突出后,腰腿部疼痛的刺激通过神经反射弧的作用,在中枢神经系统高级部位——大脑皮质支配区建立起一个疾病兴奋灶,当蜂毒通过螫针经作用点或穴位进入体内后,痛,肿,痒的作用直接反射到中枢神经系统,在腰腿部疼痛大脑皮质支配区疾病兴奋灶旁建立一个新的兴奋灶,也就就是疾病的“抑制灶”,腰部蜂毒“抑制灶”增强达到一定程度,疼痛兴奋灶就受到抑制,切断了恶性循环,神经中枢的活动就恢复正常。

2、蜂毒的化学药理作用

    当把蛰针拔出后,蜂毒则留在体内继续通过经络神经传导,在体内发生许多生物学药理作用。

现已查明,蜂毒中含的化学成份有多肽类物质、非肽类物质和酶类物质。其中蜂毒肽占干蜂毒重的45%,蜂毒明肽占干蜂毒重的3%,主要作用神经系统,它可以穿过大脑屏障,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脱颗粒肥大细胞多肽,简称多肽,占干蜂毒重的2%~3%,卡狄派普(Cardiopep)是最近刚分离出来的[1]。

蜂毒中含有的非肽类物质有8种,其中组织胺含量1.5%,还有氨基酸、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索、5—羟色胺、乙酰胆碱、磷脂类化合物、卵磷脂等5~6种,葡萄糖、果糖等[1]。

蜂毒中含酶类物质达55种以上,已发现在临床上起作用的有5种,即透明只酸酶、磷脂酶–A2、阿多拉品、溶血磷酯酶、酶抑制剂—蛋白抑制剂[1]。

蜂毒的作用非常复杂,现已查明蜂毒对神经系统和心血管系统有强烈的影响,对机体的许多方面都有作用,蜂毒明肽能穿过血脑屏障,主要作用于脊髓神经中枢,不仅能引起植物性神经系统交感神经节传导阻滞,还能使通过脊髓的神经冲动传导困难,而导致反射性反应的潜伏期延长此种效应,不但是蜂毒直接作用于脊髓神经中枢,而且是神经系统各个高级部分间功能联系障碍所致,而达到缓解疼痛的效果。动物脑电图检查证明,蜂毒注射先引起大脑皮质下部兴奋后转变为皮质和皮质下结构广泛抑制。现已查明,神经系统功能抑制,主要与蜂毒肽有关。它不但抑制中枢神经系统,而且抑制周围神经传导,因而具有抗痉挛和镇痛作用。

蜂毒中还有多种成分具有强大的抗炎能力:蜂毒中的阿多拉品(Adolapin)是天然前列腺素PG合成酶抑制剂,因此能够减少PG的合成,减轻炎症的红,肿,热,痛等反应,是已知抗风湿药消炎痛的70倍;蜂毒中的抗炎多肽,它的抗炎活性较氢化可的松大100倍[1]。

中医理论认为“不通则痛,痛则不通”,在一定程度上功能障碍也是不通的一种表现。邪分寒热,痛则有虚实,寒性收引,经络气血阻滞不通;热邪灼烁,损伤经络,博结气血,气滞不行,血瘀不畅;气虚鼓动无力,血虚不能濡养,都可导致不通—经络阻滞,气血运行不畅,而出现疼痛和功能障碍的表现。应用蜂刺疗法治疗以后,能够缓解以至消除疼痛,改善以及恢复功能状态。

3、蜂毒作用的典型病例

1)康X,男,26岁,服务员。病例号 1572   于96年6月30日初诊。主诉:腰痛,恶心,双下肢失用一日。病史:该患者于5月29日上午搬东西过于劳累,想坐下休息时,不慎被硬物撞到腰部,当时即躺倒在地,动弹不得。被人送至医院,做X片显示腰椎骨正常。医生诊断为:急性腰间盘突出。因当时正是周六,准备下周一会诊后决定是否做手术治疗。患者本人不想手术,遂被人送回家。当晚用频谱烤局部不见效果,大小便不能自理。

查:患者痛苦面容,被动体位,腰、胃部难受,恶心,平躺于床上,双下肢肌力为零,血压,体温正常。腰部组织遇到疼痛刺激,同时疼痛刺激通过神经反射弧的作用,在中枢神经系统高级部位—大脑皮质支配区建立起一个兴奋灶,这个兴奋灶称为腰部组织疼痛兴奋灶。由于没有吃饭,胃部难受,而且空腹不宜做“蜂刺疗法”。

笔者帮助他扶到疼痛能忍受位置,吃点饭后,再用“蜂刺疗法”治疗。第1次选穴:39点,41点,消毒:分别用镊子夹一块酒精棉球在选好的作用点进行消毒,捉蜂:分别用镊子夹住一只蜜蜂,蜇刺:用其尾部对准39点,41点作用点分别蜇刺,去蜂:待看见蜜蜂蜇针全部进入人体皮内后把蜜蜂拿走,留针:蜇针进入皮肤后,毒囊继续一缩一张有节奏的活动,去针:等毒囊活动停止,再用镊子把毒囊夹紧把余毒挤入人体内,拔掉蜇针,验针:检查蜇针是否完整,如果不完整,应该把体表的蜇针继续拔干净。当蜂毒通过螫针经39点、41点这2个作用点进入体内后,首先是痛,后肿的作用直接反射到中枢神经系统,在腰部大脑皮质支配区疾病兴奋灶旁建立一个新的兴奋灶,也就就是疾病的“抑制灶”,蜂毒腰部“抑制灶”增强达到一定程度,疼痛兴奋灶就受到抑制,切断了恶性循环。他做治疗后2小时就能在其父掺扶下上厕所,4小时后就能自己下地开门了。第2次是患者自己到诊所来就诊,取123点,L5下,同上次方法八步完成治疗。以后每次增加一个蜂毒,蜂毒通过螫针经作用点进入体内后,痛,肿,痒的作用直接反射到中枢神经系统,在腰部大脑皮质支配区疾病抑制灶作用就会逐渐增加,蜂毒腰部“抑制灶”增强达到一定程度,疼痛兴奋灶就会受到抑制,彻底切断了恶性循环,腰部疼痛就会彻底好转。共做蜂刺疗法11次,痊愈。随访1年无复发。

2)王X X,男,54岁,干部,于1995年2月24日初诊。主诉:腰痛二十多年,反复发作,近5个月加重。病史:患者自诉20年前患腰痛时坐下后就很难站起,不敢弯腰,不能自己穿袜子。在部队时曾做过牵引,按摩,针灸,吃过中药,好转,但一干重活就发作。94年9月劳累后病情加重,不敢久站,坐也不行,只有躺下不动才感舒服,咳嗽,打喷嚏,用力大便时均会使腰痛加重。于同年10月13日到中医院针灸按摩至95年1月,有点见效。春节后,原先症状又复出现,并右侧坐骨神经痛,右脚趾发麻,夜间常被痛醒,小腿抽筋,眠差纳少,心烦易怒,情绪不安,经人介绍,到该诊所治疗。

查:L3-S1棘突间压痛,其旁侧压之有沿坐骨神经的放射痛,直腿抬高试验30度。X平片显示L3-5椎体前缘增生,CT显示L4-L5,L5-S1椎间盘膨出,黄韧带增厚。诊断:腰椎增生,腰椎间盘突出。治疗:蜂刺疗法。第1次取点L4下,L5下(同样用八步方法完成治疗过程)。第2次取41点,42点。第3次取39点,40点,L2下。第4次取39点,71点,L2下,91点。至第10次咳嗽时腰痛不再加重,第11次腰痛减轻.第14次右侧小腿痛明显减轻,夜间也不抽筋了,但仍不敢弯腰低头。第22次低头时腰不痛了,沿坐骨神经的放射痛也有减轻。到第54次后,腰腿痛基本消失。隔两周后又作“蜂刺疗法”2个疗程,所有症状体征消失,恢复正常生活。随访1年,无复发。

3)刘玉晶,女,67岁,农民。病例号 3322   于2016年11月12日初诊。主诉:左腿痛多年,反复发作,近几个月加重。病史:患者自诉左腿痛时坐下后就很难站起,要扶着板凳才能在厨房做饭。针灸一个月没有多大效果,也注射过水针但是效果都不明显。于2016年1月18日CT显示诊断L3-L4、L4-L5椎间盘膨出,L5-S1腰椎间盘突出,黄韧带增厚。

治疗:用“蜂刺疗法”11月12日第1次取点L4下,42点(同样用八步方法完成治疗过程)。11月14日第2次取L4下、L5下、42点。11月15日第3次取L3下、L4下、42点,42点下、42点上。11月18日第4次取穴位同前+72点,以前各点都是用一个蜂毒,第7次来治疗时,笔者了解病情时,患者回答:腿痛轻一点,但是仍然麻。取72点2个蜂毒、86点、88点、90点、92点、80点、94点都是1个蜂毒,以后一次做腰部的穴位。一次做72点—92点腿部的穴位,第16次来治疗时,笔者了解病情时,患者回答:腿痛和麻都轻了,但是,感到全身无力、心慌。又加2个内关穴。每次最多10个蜂毒。第26次来治疗时,笔者了解病情时,患者回答:腿痛和麻都基本好了,全身有力了,心慌也减弱了。做了四个疗程“蜂刺疗法”左腿痛基本痊愈。

三、结论

综上,全文阐述了蜂疗的治病机理和治疗的操作方法,言简意赅。蜂疗的治病机理包含物理作用和化学作用两个方面。用蜂毒蜇刺作用点或穴位,充分利用了经络穴位联络五脏六腑、表里相通的特点,将多肽、非肽和酶等生物体靶向定位注入病灶,然后通过痛、红、肿、痒等外部物理因素辅助、加强疗效,是科学的,安全的。方法简单,经济实用。

参考文献
[1]陈伟.蜂刺疗法[M].长沙:中南工业大学出社,1992.


微信

微博

Qzone

全部评论()

评论

蜂刺疗法的治疗方法与治病的机理

111

11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