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小丽1  田宁2*   董文华1
(1广州中医药大学,广东 广州 510000;2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广东 佛山 528000)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bee sting therapy  has been used in clinical widely .The article summarizes the bee sting therapy to used on skin diseases,and found the bee sting therapy is good for skin diseases and worthy to be used widely .
Keywords:bee sting therapy, skin diseases,application

蜂针疗法是利用蜜蜂螫器官为针具,循经络皮部和穴位施行不同手法的针刺,以防治疾病的方法,亦称蜂毒疗法[1]。蜂针疗法是自然疗法的一种,集“针、药、灸”三效于一体,具有疏通经络,调和气血,活血化淤,激活机体免疫力功能。蜂针疗法被广泛应用于临床各科,现就用于治疗皮肤病总结如下:

1、痤疮   任小红[2]等根据随机对照的实验设计,将60例寻常型痤疮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对照组各30例。治疗组在心俞穴蜂疗配合大椎、肺俞穴拔罐,对照组口服维安脂胶囊。两组均外搽顺峰痤疮王。两组均以两周为1个疗程,连续用药至两个疗程结束。结果: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3.33%。对照组总有效率为73.33%。治疗组的临床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任小红[3]等将80例痤疮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对照组各40例。治疗组取心俞穴使用“岭南中医无痛蜂疗法”治疗;对照组口服维安脂胶囊治疗。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2.5%,对照组为75.0%。治疗组疗效优于对照组(P<0.05)。

2、慢性荨麻疹    郭桂红[4]等将81例慢性荨麻疹患者随机分为治疗组 (n=42) 和对照组 (n=39),治疗组采用蜂刺联合氯雷他定胶囊治疗,对照组采用玉屏风颗粒联合氯雷他定胶囊治疗,两组均以治疗4周为1疗程,共3个疗程。结果:两组治疗后有效率随着疗程的累加而增高,结果: 治疗组总有效率为90.48%。对照组总有效率为56.4%。两组患者治疗后 8 周总体疗效比较(P<0.01)。

3、银屑病   朱凤[5]等选取 30 例寻常性银屑病( 稳定期) 患者,均为蜂针试验阴性或弱阳性者。选取 10 日龄以上意大利蜂,用蜂量从 2 只开始,每 1 周治疗 1 次,4 周为 1 个疗程,共治疗 2 个疗程。治疗前后采用双抗体夹心ELISA 法,检测外周血 Th17 相关因子 IL-17,IL-22,IL-23 的水平。同时选择 30 例健康人为对照组。结果 蜂针疗法后,银屑病患者外周血中 IL-17,IL-23 水平较治疗前有所下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均< 0. 05) ; IL-22 水平较治疗前有所下降,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 0. 05) 。蜂疗结束后,有 5 例患者出现新的银屑病皮疹,皮疹主要分布在蜂疗外区域,占临床总有效患者的17. 24%。结论 蜂针疗法治疗寻常性银屑病效果明显,能有效改善银屑病皮损,蜂毒能有效降低银屑病患者血液中 IL-17 和 IL-23 的水平,通过降低 IL-17 的水平,促进皮损的消退。

4、带疮疱疹   龙岳柳[6]用蜂针于期门、曲泉、外关、中渚、侠溪、足窍阴、公孙、内庭等治疗带疮疱疹,20 天痊愈。

5、湿疹    孙红兵[7]等采用蜂刺疗法治疗湿疹患者38 例,其中急性湿疹 16例, 慢性湿疹 22 例,针刺点为:神门穴、志室穴双侧、肺腧穴双侧,足三里双侧、阿是穴(湿疹密集处或小丘疹、疱疹中点和结痂及小糜烂面中点)、四肢或腹背部湿疹所在等。经蜂刺疗法有效率97.4%。急性治愈率100%,慢性治愈率72.7% ,总有效率95.4%。

6、尖锐湿疣   宋云良[8]使用综合蜂疗治疗尖锐湿疣。以清热解毒利湿为治则,以中药、蜂产品、刺络放血及蜂针疗法相结合,经过4~6 个疗程,用蜂 5000~6000 只,均已治愈。蜂针选穴:太冲、章门、期门、曲池、合谷、委阳、膀胱俞、三焦俞、三阴交、阴陵泉、中极、阿是穴局部蜂针围刺、直刺。

小结:《素问·至真要大论》有云“诸痛疮疡,皆属于心”。心主血脉,通于夏气而为火脏,属阳中之太阳。痛为经脉气血不通,所谓不通则痛。痒为皮表之疾,心为阳而部于表。疮为营血失和,郁而化热所致。即疮、痒、痛皆与心脏相关。此外,《妇人良方.卷三贼风偏枯方论》有云“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所以通脉活血当为治疗皮肤病主要治则。《内经》有云“蜂螫有毒可疗疾”。蜂毒味辛、苦,性平,具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通经活络、祛风散寒的功效。蜂毒是一种由多肽、酶、葡萄糖、果糖和水组成的复杂混合物[9]。蜂毒中的多肽主要包括蜂毒肽、蜂 毒 明 肽、磷 脂 酶 A2 ( phospholipase A2,PLA2) 、安度拉平及肥大细胞脱粒肽等[10]。蜂毒中的蜂毒肽(Melittin)对垂体 - 肾上腺系统有明显的刺激作用,使皮质激素释放增加,从而提高循环中考的松的水平而发挥抗炎作用,蜂毒肽也有抗痉挛、脱敏和镇痛作用。蜂毒中的阿多拉品(Adolapin)是天然前列腺素 PG 合成酶抑制剂,能够减少 PG 的合成。蜂毒中的抗炎多肽能减轻炎症的红、肿、热和痛等反应,一定量的蜂毒,刺激抗体产生,促使机体免疫机制的改善,使造成的皮肤损伤加速恢复[7]。

蜂针治疗皮肤病有良好的临床疗效,但要注意:①治疗前进行试针,明确患者是否为过敏体质,是否对蜂毒过敏;②消除患者的紧张感,在治疗前要与患者做好充分的沟通并取得患者的理解和同意;③操作规范,治疗过程中密切观察患者的反应,如果发生严重的过敏反应要及时处理;④选蜂数量要根据患者体质、病种、病情而定。⑤治疗期间嘱咐患者忌辛辣刺激、油腻之物,多食疏菜、水果,注意皮肤清洁,保持大便通畅,保持心情愉快。目前研究中存在的不足主要是①蜂针疗法治疗皮肤病疗效标准往往按症状改善情况制订,疗程长短各异,疗效评价难以比较;②研究中样本数量较少,且多为近期临床疗效观察,远期疗效观察不足,结合皮肤病多具有慢性、易复发等特点,缺乏严谨的科研设计和实验室理化指标的对比研究,不利于蜂针疗法治疗机理的深入探讨。③蜂毒治疗皮肤病的有效成分不明,治疗时毒副作用未详细说明,不利于实验方案优化。在今后的研究中采用多中心、大样本系统研究并加强远期疗效临床观察是我们的主要目标,广泛深入探讨蜂针疗法对机体的调控机制,更好指导临床治疗,从而使蜂针疗法治疗皮肤病更加科学化和深入化。此外,蜂针要发展,在今后的研究中利用先进的提取分离技术,将蜂毒的各种有用成分分离,在治疗时做到剂量准确,使用方便,副作用少,减轻患者的疼痛,将是蜂针推广于临床必须解决的难题。同时蜂针可以治疗皮肤病是否也可以应用于美容行业,这也值得我们继续探究。

参考文献
[1]李万瑶.蜂毒疗法[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2,2;
[2]任小红,成永明,奎 瑜.蜂疗配合拔罐治疗寻常型痤疮60例[J].针灸临床杂志,2011,27(6):33-34.
[3]任小红,成永明,等.心俞穴蜂疗治疗痤疮40例临床观察[J].中医药导报,2011,17(3):72-73.
[4]郭桂红,丁莉华,等.蜂针联合氯雷他定胶囊治疗慢性荨麻疹疗效观察及护理[J].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2016,14(5):117-119.
[5]朱凤,陶迪生,等.蜂针疗法对寻常性银屑病患者 Th17 的影响[J].中国皮肤性病学杂志,2016,30(12):1282-1283,1289.
[6]龙岳柳.蜂针疗法治好带状疱疹[J].蜜蜂杂志,2015,11:9.
[7]孙红兵,陈 瑜.蜂刺疗法治疗湿疹38 例的体会[J].蜜蜂杂志,2012,12:40-41.
[8]宋云良.尖锐湿疣与综合蜂疗[J].中国蜂业,2015,66:65.
[9] Cherniack EP. Bugs as drugs,Part 1: Insects: the“new”alternative medicine for the 21 st century[J].Altern Med Rev,2010,15( 2) : 124 - 135.
[10]Hider Rc.Honeybee venom: a rich source of pharmacologically active peptides[J].Endeavour,1988,12(2):60-65.


微信

微博

Qzone

全部评论()

评论

蜂针疗法在皮肤病中的应用现状

111

111

  • 1